二缺青年欢乐多。

【归档】【骸云/纲云/白云/迪云】云雀恭弥觉得人生很丧失

*很久前微博上的梗

*因文章需要有家族关系变动和捏造

*年龄大小关系是云雀>迪诺>白兰>六道骸>纲吉>库洛姆

番外篇在这里


云雀恭弥,男,20岁。大学二年级临床医学专业生,目前觉得人生正在丧失中。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原因是因为身边的几个熊孩子马上要进行他们人生中一场重要的考试,这关系到他们会进什么大学,读什么专业,将来从事什么工作。

高考这件事对于云雀来说已经是两年前的事儿了,当年高三的埋头苦读、各种习题卷从早做到晚、模拟考试一个月接着一个月的苦逼日子已经成了过眼烟云。单纯是高考的话,对于课程已经进行到研究完系统解剖学而开始学习局部解剖学的云雀来说,...

格雷真是美爪啊。。

你们这些铲屎官!还不过来给朕添个小鱼干(●ↀωↀ●)✧

没什么就是想要随便说说


先来一张明胶酶谱实验法坐镇。

说起来近日开始着手于撰写综述,于是乎文献阅读之旅就这么开始了。去年年底开了题,然后呢第一阶段的实验实在是让人挫败,好在第一阶段并不是我的重点,plan A完败后我还有一个plan B可供选择。

然后我想起了老板坑爹的话。

“这个综述啊,你要是发了论文,其实写不写都没有太大问题,不用着急……”(大概)

我就奇了怪了,作为一名研究僧,在设计实验之前肯定要阅读各种相关文献,然后写一个综述,怎么说呢我觉得这是日常。

鉴于老板之前坑了我几次,我还是决定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写一篇综述出来。

但是,综述它没有那么简单啊啊啊!

首先,你要搜各种文献,近几年的文献最好...

【归档】【骸云】我欲为人ver.六道骸

*《我欲为人ver.云雀恭弥》的六道骸视角

*先食用前篇《我欲为人ver.云雀恭弥》会比较好哦❤️

 

-1865年6月-

六道骸猫著腰躲在齐腰深的杂草丛里面,小心地观察著四周的动静。哦,她来了。管家阿克斯太太怒气冲冲地提著裙摆出现在六道骸的视野中,六道骸慢慢地将身体压得更低,就像是蛰伏在草丛中的小野兽一般,目不转睛地盯著阿克斯太太的举动。

“少爷!你在哪里?”管家太太气愤地高声叫喊道,“你这淘气鬼,如果我抓住了你,我一定要好好揍你两下!”

  

阿克斯太太做管家有几十年了,优雅又有教养的她一直将六道骸视为自己的孙子一般。六道骸的父亲常年在外,所以对於六道骸的教育全部都是由阿克斯...

【归档】【骸云】我欲为人ver.云雀恭弥

*写在前面:这篇的长线是骸云,部分涉及到类似于哥哥角色的迪诺,还有单向爱慕的纲吉以及好奇心旺盛的蛇精病白兰。


Part.1 第一个一百年(骸云+伪迪云)

云雀站在床前看着床上虚弱的青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是的,没有表情,他一直都是这样,从睁开眼的那刻起,就一直不会有属于自己的表情。

 他的血管神经是金属线,他的骨骼是高强合金,他的大脑是高级计算器,他的心脏是能源块。他只是一个机器人,披着完全模仿人类的皮肤,外表看起来是一个人而已。 而创造出他的这个天才科学家,现在就在他的面前挣扎着和死神赛跑。六道骸——年轻又疯狂,每天都投身于实验室将自己头脑里不停跳出的灵感付诸于...

【归档】【骸云】漫漫

以前写给云雀的生贺。


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早就已经不在了。想想也是,毕竟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六道骸磨蹭着穿好衣服下楼来到厨房,冰箱上贴着一张便利贴,云雀秀气的字在上面飞舞着。

【午饭在冰箱里。】

六道骸笑笑,从里面取出用保鲜膜封住的午饭顺手塞进了微波炉。虽然云雀平日对于六道骸都没有恋人间应有的热情,嘴角总是冷淡的直线,可是他还是有属于他自己的独到温柔。六道骸在这十年的相处下无时无刻都在体会着这点。

午餐热好的同时,手机也响了起来。六道骸从裤兜里摸出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是彭格列。按下接听键,他单手打开微波炉的门。

“一大早的打过来打扰别人吃饭吗,彭格列?”

“如果已经正午当头你...

【归档】【初雾云/骸云】环太平洋AU

*文中涉及到的部分名词解释:

conn-pod:指挥操舵舱,控制和操作机甲的中枢。

Jaeger programme:贼鸥猎人机甲计划

chase the rabbit:追逐兔子。一位驾驶员陷入某段记忆中导致RABIT无法捕捉脑脉冲,导致机甲相应半区失控。


【上篇】

六道骸见到Giotto的时候,他正在为自己简单的晚餐做着准备。对方直接敲响了六道骸家的大门,在看到Giotto身后跟着的两个全副武装的军人和轰鸣的军用直升飞机后,六道骸禁不住蹙起眉毛。

“六道骸?我是Giotto·Vongola将军。”穿着一件毛呢黑风衣、围了一块暖色系围巾的Giotto友善地说道。...

【归档】【白兰X云雀】空王冠

*君主AU

*看了BBC的Hollow Crown后的产物,部分词句援引自该剧

*主白兰和云雀的故事,骸云两人在本篇中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3=


这顶王冠,它带给了你荣耀,但是更多的时候带给了你无比沉重的负担。那是责任、那是疑虑、那是权力、那是战争,每一个都犹如千斤般压得你喘不过气来。你年轻强壮的体魄、你单纯真诚的心都被这顶象征王者的金冠碾压得日渐苍老、支离破碎。待你再次审度自己时,皱纹已经爬上了眼角、内心满是对忠臣和异心者的怀疑。

历代的王有的被废黜、有的死于战争、有的毁于叛乱、有的被至亲毒死,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被谋杀而亡,被头上的这顶权力、财富、尊贵所谋杀。

如果让你可以...

【归档】【骸云】R先生和H先生

*史密斯夫妇梗


云雀站在盥洗台前,盯着镜子中在自己身后穿衬衣的六道骸。他满嘴牙膏泡沫语句含糊地问道:“今天这么早?”

“今天要总结上季度的业绩报表。”六道骸从抽屉里挑选了一款领带,转过身对着镜子开始打结。

云雀点点头,然后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大盒牛奶为自己满上一杯。从门口信箱取出今天的晨报,六道骸坐在餐桌边一面将其展开阅读,一面拿起手边的三明治咬了一口。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却沉默着管自己做各自的事情。

这是两个人结婚后的第五年。从五年前在赌城偶遇相识到迅速领证同居,六道骸和云雀恭弥两人可以说是度过了几年除了工作时期外都形影不离的激情生活,时不时利用假期周游世界、周末在自家大庭院里烧...

只是聚集地而已。